当前位置:主页 > 网络文摘 >

社会“集体无意识”在文化心理层面给“应试教育”行为提供了支撑

来源:www.hg07111.cc   作者:hg0088   日期:2019-05-05 13:35

  集体无意识是由遗传保留的无数同类型经验在心里最深层积淀的人类普遍性精神。[12]如果说:功利驱动从行为发生的动力机制上揭示了“应试教育”行为的原因,那么中国社会数以千年计的文化心理积淀所形成的“集体无意识”则在文化心理层面给“应试教育”行为提供了支撑,从而使它具有强大的群众心理基础。长期的制度实施形成了惯性,也形成了惰性,形成了制度和路径依赖。
  公平情结。中华民族是十分重视和追求公平的民族。“大道之行
  也,天下为公。”科举考试克服了察举在实施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不公平因素,体现了起点公平、机会均等、标准统一、程序公平的理念,“分数面前人人平等”,使这种评价选拔制度处于道德高地,成为一种大善。周期性举行的抡才大典把公平的理念渗入了中华民族的血液里,使通过考试来取士、来分配升学机会,成为一种金科玉律、制度崇拜、路径依赖。也正是因为这种评价选拔制度所具有的公平性光芒,掩盖了它导致学习者素质结构残缺乃至畸形的缺陷和恶,使针对考试的功利性应对学习行为,获得了社会公众道德上的支撑。
  英雄情结、状元情结、明星崇拜效应。每一个民族都有英雄崇拜,
  英雄最典型的是战场上的英雄,这是每个民族的共性。和平时代,现代社会最崇拜的是体育、艺术明星,还有成功的企业家。中国1300多年的科举考试史,产生了对状元的崇拜心理。时至今日,媒体对炒作状元的热情,公众对谈论高考状元、优秀考场作文的兴趣仍未见减少。
  跳龙门情结,庙会情结,屌丝逆袭的戏剧性,衣锦还乡的荣
  誉感。中国老百姓喜欢热闹,喜欢车水马龙的庙会,喜欢擂台比武式的现场秀。“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科举取士造成屌丝逆袭的现实版成功故事撩拨起了多少青年才俊的梦想。宋朝对及第进士由皇帝亲自唱名赐第,琼林赐宴,状元和进士跨马游街,万众空巷,夹道观看,官宦之家乘机“榜下捉婿”,科举成为全民的文化狂欢、文化派对。高考曾经对上线考生张榜公布,也极大地激发了读书人强烈的荣誉感和虚荣心。也因此,很多中学张挂的倒计时牌,某些超级中学骇人听闻的励志口号,既使高考学生热血沸腾,也在老百姓心里引起共鸣而不是批评。
  知识崇拜、读书无罪和考试的促学功能。中国民间有敬惜字纸的
  传统,上世纪60、70年代乡间还有焚字纸的炉,并且有“偷书不是偷”的说法。崇拜知识、崇拜有知识的教书先生和读书人,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在这一传统的形成里,有科举考试的促学功能的贡献;反过来这一传统又使古代的科举考试和现代的高考,在中国具有强大的道德基础和舆论基础。上世纪80、90年代,针对片面追求升学率的现象,很多地方严格限制高复班,中学校内禁止办班。有的省对往届生提高录取分数线的要求,因遭到民众的强烈反对而作罢。社会上的高复班绵延不绝。近年来由于录取率大幅度提高,高复班呈显著的收缩态势,由原来的主要针对高考落榜生的高复班转为招收高中学生进行集中应试式培训的超级中学,超级中学既有艺术方面的专业学校,也有指向高水平大学的普通文理科班。这些超级中学受到学术界的普遍质疑,却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根子上是对学生读书求知和学校办学是“善举”的认知,因此占据道德高地。应该说,知识崇拜、读书无罪和公平情结的结合,构成了“应试教育”的强大社会心理基础。
  人情社会传统。人情社会传统是教育过度应试化现象形成的间接原因。中国社会被公认为是人情社会。有学者从农业文明生活方式的影响、儒家伦理文化的影响、封建人治模式的影响分析人情社会的成因[13],很有见地。正是中华民族长久的生产生活方式、文化观念、社会形态在民族文化心理基因里的积淀,形成了一些自然而然地会发生的行为方式,重人情关系的传统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人情关系传统一方面具有有利于构筑稳固的亲情伦理关系、维护传统社会结构的稳定等积极作用,又具有易导致私利侵吞公义、“外交”削弱内功等消极作用。科举考试取代察举制度,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察举制度受到人情请托、举亲不举贤等腐蚀,难以保证公平,这就是人情传统对评价选拔制度的负面影响。刘海峰在多篇论文里都阐述了人情社会因素对高校招生采用综合评价招生形式的不利影响,以此论证采用统一高考形式的合理性。而如前文所述,统一笔试考核形式的先天缺陷放大了学习过程中的功利化、片面化、短视化,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把人情社会传统作为教育过度应试化现象形成的间接但重要的原因。
  • 上一篇:学历文凭的出现使教育的功利应试倾向更趋复杂
  • 下一篇:没有了
  • Copyright 2015-2016 教育部中国大学生在线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